濫收車資不遂竟拒讓台女落車  「澳醜事」網上廣傳 的哥涉禁錮勒索被捕蘇嘉豪最憂…… 澳人不敢行使合法公民權蘇鄭掟紙飛機案五二九宣判四月外匯儲備下降2.4%本澳托額可滿足兩歲幼兒入托需求三證人作供
本版新聞
蘇鄭掟紙飛機案五二九宣判

 

【本報訊】涉及一六年抗議暨大一億遊行及後續到特首官邸掟紙飛機的加重違令的刑案昨完成庭審,法庭擇定本月廿九日宣判。檢方結案陳詞強調,立法議員蘇嘉豪與新澳門學社成員鄭明軒犯罪情節嚴重、明知故犯,建議判監的阻嚇性刑罰。辯方則指出,今案更多的是政治的問題,重申兩被告未有違令,主張無罪開釋。
初級法院法庭昨就案件續安排控辯雙方證人出庭,上午完成控方三名證人作供(詳見另稿),下午則輪到辯方證人。辯方原安排四名證人,繼前日因缺席而放棄其中一人後,辯護律師李奕豪、何睿智再決定放棄餘下三人,指其證詞現已不重要。庭審因此進入結案陳詞階段。
檢察官:提告沒考慮其他因素
檢察官陳美芬結案陳詞道,檢院控告的關鍵是倆人進行「非法集會」,因此觸犯加重違令罪。她強調,檢院角色是希望幫助法庭尋找真相、客觀、守法,對倆人提告基於本案,是撇除其他因素,沒有任何其他的考慮。
檢察官指,倆被告遊行時更改終點偏離原路線,又在宣告結束集會後,仍以擴音器演說,這變相已是「非法集會」。至西望洋山上倆人「散步」、交信、掟紙飛機等,則屬另一次沒預告的集會,即「非法集會」。
對於倆人在衣灣斜巷與聖珊澤馬路的鐵馬前服從警令離開現場,檢察官認定,倆人實質並非離開,因其「遞信」目的未達,只屬轉移地方,取道另一處接近特首官邸,續「非法集會」,是已觸犯加重違令罪。
陳又提及,遊行隊伍在南灣湖景大馬路行車道一度要求開路、拒上行人道前進,雖有關部份已歸檔處理。但倆人在此故意衝擊、挑釁警方防線,完全不尊重他們事前入稟終審法院相關判決,故冀法庭能考慮被告的行為和手段。
情節嚴重 明知故犯
檢察官總結,倆人犯罪情節嚴重,尤挑戰警方防線,又對終院判決不尊重,而相關行為影響到交通、他人的權利,亦明知故犯,偏要上西望洋山,藐視警方,故建議判處徒刑,因為罰金起不了阻嚇作用。
她還補充,警方當日表現出色,很專業、克制和忍耐去維護社會治安秩序,值得稱讚。
律師:和平示威值驕傲
辯方律師李奕豪、何睿智也先後結案陳詞,並反駁檢方觀點,認為被告均應被判無罪。李奕豪指,兩人當日表現禮貌,而且相較鄰埠香港的遊行示威,倆人的是和平的,明顯有分別,值得澳人驕傲。
在警方發出屬非法集會請立即離開的最後警告,剛掟完紙飛機入特首官邸的倆人分別在八秒和三十六秒後離開,當時也只是數人的「集會」,完全沒有造成交通秩序混亂、他人安全等,有交通混亂也只是警方自行封路所引起。
封路拒收信錯在下令者
何睿智說,本澳是法治社會而非人治社會,警方也要守法,有權力才會可能濫權,其做法也不一定是對。警方在特首官邸前的一側架設鐵馬封路,但在另一側又不封,做法矛盾,相信是政治問題,錯在警方拒與示威者合作,只遵從上級非合法命令,故有問題的實是當時下決定的人。
律師又質疑檢方做法,包括為何檢方不傳召負責設鐵馬的特警,又或警方證人提及的「上級」來做證。因為設鐵馬應是有危險才做,當時明顯不是,不管是特首、警長或其他人下令也是錯的,除非那裡有炸彈、意外等。
律師強調,掟紙飛機的行為警方從未有表示禁止,有何違令之有,故根本不可能構成加重違令罪。又指出,集會權及示威權法立法目的是保護而非限制示威者,警方的限制行為實屬不幸。
蘇嘉豪:要負責應是令人失望的特首高官
在最後的辯護,蘇嘉豪稱,當日處處服從、力求溝通,希望了解警令的正當性和是否依法,不希望本澳變成不盲從就違令的社會,而事件實屬不幸,可以避免。
他還說,每次社會行動都有完善的地方,如是次他自己也有。又強調警民不應對立,要負責的應是令人失望的特首、高官。不管結果如何,他也不會放棄監督政府。
鄭明軒:變相政總遞信不預告即違法
鄭明軒則補充,若按檢方警方邏輯,日後一般政總等遞信也必須要按集會法去做,向警方預告,否則已違法。
法官張穎彤暫定,本案將於五月廿五日下午五時開庭宣判。加重違令罪最高刑罰為兩年徒刑或二百四十日罰金。

正報新聞

七月, 2018

選擇日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

2018-07-20 日報(全天: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