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下中國的挑戰與機遇韓國暫停今年『乙支演習』被困山洞的泰國少年足球隊全部獲救英兩重臣辭職凸顯『脫歐』糾紛難解北檢起訴馬英九遭藍營痛批『政治追殺』研究指香港約百萬就業人口 未來高機率被人工智能取代傳管碧玲接任教育部長 分析指蔡執政嚴重缺乏人才
本版新聞
英兩重臣辭職凸顯『脫歐』糾紛難解

【新華社倫敦7月9日電】(新華社記者桂濤 梁希之) 英國政府“脫歐”事務大臣戴維•戴維斯和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因與首相特雷莎•梅在“脫歐”立場上的差異而於8日和9日先後辭職。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英國兩位重量級大臣相繼辭職,根本原因是英國政府內部在“脫歐”後與歐盟形成何種經貿關係這一問題上存在分歧。這一變故也將使英國與歐盟“脫歐”談判的前景更加難以預料。
重臣相繼辭職
戴維斯在辭職信中表示,他不能接受內閣上周就“脫歐”達成的一致立場。約翰遜也在辭職信中稱,“脫歐”的夢想正在死去,英國註定將成為歐盟的“殖民地”。
兩位重臣的辭職讓特雷莎•梅剛剛結束的一個週末充滿戲劇性。週末前,她剛剛在內閣會議之後宣佈其內閣成員已在“脫歐”問題上“達成一致立場”,並將向歐盟提出在“脫歐”後設立“英國-歐盟貨物自由貿易區”的建議。
此舉被輿論廣泛解讀為“軟脫歐”。由於特雷莎•梅政府此前向英國民眾承諾的“脫歐”方式是退出歐盟關稅同盟與歐洲共同市場的“硬脫歐”,因此英國國內的“硬脫歐派”批評上述新立場是對“脫歐”誓言的背叛。他們認為“軟脫歐”將導致英國繼續受歐盟貿易規則限制,無法真正實現“獨立”。
作為內閣中的“疑歐派”,戴維斯和約翰遜均支持“硬脫歐”,二人顯然正是在這樣的批評壓力下辭職。
內部分歧凸顯
分析人士認為,戴維斯和約翰遜的辭職反映出“脫歐”公投兩年來,英國內部仍未就如何“脫歐”達成一致。英國輿論擔心,兩位內閣重臣辭職可能令政府陷入混亂。
英國《泰晤士報》指出,戴維斯和約翰遜都是英國政府中的“硬脫歐”派,他們呼籲根據2016年的公投結果,與歐盟徹底劃清界限。而特雷莎•梅則試圖在“軟脫歐”與“硬脫歐”之間尋求平衡。
英國廣播公司政治新聞編輯勞拉•昆斯伯格說,約翰遜辭職使得“首相原本尷尬而困難的處境成為一個可能全面爆發的危機”,或將引發特雷莎•梅領導地位受到挑戰的猜測。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戴維斯和約翰遜的辭職可能在“脫歐”問題上增強特雷莎•梅的力量。英國利物浦大學政治學教授喬納森•湯奇指出,兩名“硬脫歐派”大臣的辭職讓首相在排除阻力後更傾向於“軟脫歐”。
而關於此次辭職事件是否會最終導致特雷莎•梅解散議會並提前舉行大選,湯奇認為,這種可能性有但並不大,因為去年她提前舉行大選就使得執政的保守黨失去了議會下院的絕對多數議席。湯奇說,保守黨內對特雷莎•梅進行一次信任投票的可能性比較大,而她則有望贏得信任投票。
“脫歐”前景難測
分析人士認為,由於英國內閣此前達成的“軟脫歐”立場將提交議會討論,首相也將向歐盟正式提出英方的這一新立場,因此本週對英國“脫歐”將十分關鍵。
根據此前安排,英國將於明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歐盟,但目前英國政府內部圍繞“脫歐”後的英歐經貿關係仍不時出現不同聲音。一些調查數據也顯示,英國民間對保守黨政府在“脫歐”進程中的表現逐漸失去信心。
兩位內閣重臣辭職後,英國政府隨即任命負責住房事務的國務大臣多米尼克•拉布為“脫歐”事務大臣,接替戴維斯成為英國與歐盟“脫歐”談判的首席談判官,並任命衛生大臣傑里米•亨特為新的外交大臣。英國輿論認為,特雷莎•梅臨危任命拉布為新的“脫歐”事務大臣充分顯示了對他的信任,但這份工作目前看來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除了國內分歧嚴重,英國與歐盟之間的“脫歐”談判阻力也不小。作為“脫歐”談判的另一方,以逸待勞、隔岸觀火的歐盟早已表態,要分享與歐盟自由貿易的利益,就必須承擔人員自由流動方面的責任。即使特雷莎•梅在國內過了關,在布魯塞爾的談判桌前恐怕仍有一場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