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總估算投資已逾五百億 審計署轟運建辦製造輕軌沒超支假象審:運建辦成工期延後禍首審計署也談輕軌未來運建辦堅持不做總體估價國家氣象局與港澳會商應對山竹消防嚴陣以待做好防災準備山竹明移入南海 周日威脅澳門
本版新聞
審:運建辦成工期延後禍首

【本報訊】審計報告指出,輕軌氹仔線三段土建工程獲多次延長工期,增加日數差不多與原有的工期日數一樣,抽查發現延誤原因多並非不可抗逆的,當中更甚的是運建辦除把關管控不力外,自己也成為工期延後的源頭。
審計報告指出,到去年底運建辦只完成氹仔線九點三公里的土建工程,佔原輕軌一期建設規模不到一半,澳門線則只開展了媽閣站前期工作。在新短中長期規劃下,中長期的六條線均未有預計完成時間,而即使有時間表的五條短期走線,除氹仔線外,最快也是二○二二年的石排灣線,而最慢的會是珠澳穿梭線,其聲稱最早可在二○二六年。
是次跟蹤審計的主要發現是氹仔線三個工程分段(氹仔市中心段、路氹城段和氹仔口岸段)於動工後曾多次獲批准延長工期,延長的工期日數佔原工期的百分之九十五至一百十一不等(見表二),當中因不可抗力因素如天雨及颱風等所引致的延期申請只佔非常少數。
審計署從延長工期申請中抽取延期日數較多的里程碑為個案進行探討,發現運建辦在延期申請的審批分析工作以及協調管理工作方面存在嚴重缺失,未有重視可引致延期的事件的預先警告、事發通報等做法。
報告揭露其一宗橋墩施工個案,因交通指示牌阻礙施工,承建商在超過六個月後才作出通報,最後更發現只需要使用一台較小機器便可解決,毋須要移走有關指示牌或更改圖則,可見若能及早處理絶對可減低對工程進度的影響甚或無需延期。而一般一條橋墩施工只需二十日。
在另一宗個案也反映運建辦沒有就延期的分析審批妥善把關。該個案中,運建辦在未有詳細說明之下,卻錯誤地多考慮影響日期多一年半,令其大幅增加了獲批准的延期日數。
審計署還指出,運建辦的延期分析審批結果亦令人質疑,當中未有提及發給承建商的警告信所反映的承建商投入人力不足、管理混亂等問題,這亦是工程延誤的因素之一。
運建辦另一問題是未有積極做好前期協調管理。在一宗關於被另一項公共工程的臨時辦公室佔據輕軌施工場地的個案中,運建辦僅在動工四個月後才發公函予有關部門正式要求遷離,可之前又簽署動工筆錄交場予承建商,故為此批准建商工期延期申請,最終導致有關部份延誤近一年。
審計署指,延期申請管控機制的問題沉積已久,雖非源自於運建辦,但已為本澳門的公共工程帶來嚴重的影響。過往工務部門曾公開表示本澳公共工程不流行「罰文化」,並承認沒執緊程序是不好的文化。在這種習非成是的歷史因素下,作為罰款基準的把關——延期申請管控機制在是次審計中顯然沒獲重視,也造成輕軌工期延後問題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而沒做好基本協調管理工作而導致自己也成爲工期延後的源頭,則反映運建辦未有全面履行自身職責。
署方強調,若部門不重視延期申請管控及違約金的實施,則承建商及監理方面也會出問題,因為從協調部門開始一環扣一環的失誤、延期、有法不依、有錯不罰,不遵循國際慣常大型公共工程監控及管理方式行事,令輕軌工程一拖再拖,一錯再錯,工程投資與工期都完全無法控制在當初所批准的計劃內。
表二

正報新聞

九月, 2018

選擇日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沒日報